主页 > H生活吧 >宇宙大爆炸以来最酷炫霸气的CEO:LarryPage >

宇宙大爆炸以来最酷炫霸气的CEO:LarryPage

2020-07-03 H生活吧 599 ℃
正文

宇宙大爆炸以来最酷炫霸气的CEO:LarryPage

这个标题乍看上去有点耸人听闻,但是读完整篇文章后,也许您会觉得标题上这麽描述仅仅是一种稍显保守的形容而已。Google 这个曾经致力于在网路搜寻领域专精的公司,如今已经羽翼展开,让想象力在它的翅膀底下翺翔!而更值得让人钦佩的是,Larry Page 这个掌门人,竟然很好的将理想与现实结合在一起,不仅有情怀,更获得了商业上的巨大成功。他是怎麽做到的?他又是怎样一个人呢?通过本文,让我们一起走进 Google 公司 CEO Larry Page 的世界。

宇宙大爆炸以来最酷炫霸气的CEO:LarryPage
梦想家「Larry Page」

正如大家所看到的,Google 的核心业务正在蓬勃发展;而另外一边,Larry Page 正在将大把筹码压在新兴科技上面:可吸收的纳米颗粒,又或者是能够直接接入宽频的热气球专案。在他的领导下,五花八门的科技专案层出不穷,而这一切似乎又都决定着未来的格局。

其中最为引人注目的就是 Google X 专案,这是一家被人称之为「奔月工厂」的地方,其中有自动驾驶的汽车,高海拔度的风力涡轮机,又或者是漂浮平流层中的无数可以搭建网路的气球,这些专案的夸张程度甚至促成了一个广为人知的笑话:有一天,Google 实验室里的科学家走进了 Larry Page 的办公室,展示出他即将震惊世界的发明:时间机器!但当这位科学家要将所谓的「时间机器」插上电源插头展示给 Larry Page 看时,Larry Page 问他:「为什幺会需要插插头呢?」这个笑话在 Google 实验室里流传着,可以看出 Larry Page 这位大老闆是如此紧迫地想要推动科技进步,一丝一毫都不曾鬆懈。

在他的脑海里,有一些词和普通人的理解是不同的。比如在我们眼中的「不可能」,在他的脑海中会被解读为「应该会成功」。他的想法跟理念并不仅仅是领先那些工程师和科学家几步,他似乎居住在一个未来的平行空间。领导 Google X 专案的 Astro Teller 接受採访时,谈到 Google 的网路热气球专案如果进展顺利,整个网路的频宽将会因此提升 5%,但 Larry Page 问他们为什幺不能是两倍快、三倍快?Astro Teller 说:「Larry Page 的雄心壮志简直突破天际,他不断的提醒我们一定要挑战极限,一定要通过科技创新打开无限的可能,让人们期待更多,想像更多。」领导最新「可被人体吸收的奈米粒子」专案的 Andy Conrad 表示,与 Larry Page 沟通是一种非常特别的经历。在整个交谈的过程中,你时而感到压力,时而受到鼓舞,或是又恐惧又兴奋。如果说对员工保持更高的期待,让他们不断去挑战极限是经典的管理之道,那麽很显然 Page 已经将这方面提升到了另外的一个水準上了。

以下是最能证明「梦想家」头衔的三个专案:

  1. Google 气球连网:世界上仍然还有几十亿的人群尚未接入网路,为了改变这一现实,Google 通过将气球放飞在平流层来搭建起网路。如今,这些气球能够在平流层中停留 100 天的时间,在这项测试中,网路速度竟然达到了每秒 10 MB!
  2. 可被人体吸收的奈米粒子:Google 最新也是最为神秘的专案之一,就是进军医药界。这种可为人体所吸收的奈米颗粒,可以标记在癌细胞以及你体内其他需要标记的组织上,科学家能够凭借这个方式来进一步观察分析生物组织,一旦有癌变或者其他病变,立刻就能被探测到。
  3. 智慧型机器人:Google 最近收购了一些颇为高调的机器人公司,其中包括了 Boston Dynamics 以及 Schaft。所研发的机器人包括了四条腿的名叫 BigDog 的机器人,能够携带重物,还有两条腿的人形机器人,它们遇见障碍物,能够自动的绕道而行。
实干家「Larry Page」

上述所评价的那麽多,也许会让你将「梦想家」这个标签贴在 Larry Page 的身上,但那仅仅只是硬币的一面。硬币的另外一面,Larry Page 的角色是「实干家」,是一名真正称职的经理人。在过去的十年时间里,在美国这个充满企业家精神的国度中,他成为了极为非主流的管理案例的一部分。最初,Google 是由「铁三角」来共同打造出来的:Eric Schmidt 是执行长,创始人 Larry Page 和 Sergey Brin 是总裁。2011 年的时候,「铁三角」格局消失, Page 成为了 CEO。从此 Larry Page 开始展示他过人的营运能力。他的偶像之一是 Ford 前执行长 Alan Mullaly,现在已经成为了 Google 新一届董事会成员。受到 Alan Mullaly 的鼓舞, Page 不断推动 Google 走在尖端,尽可能加速驶向曾经立下的宏伟远景。他两次调整 Google 高层,中止了很多产品,将剩余的产品外观以及使用体验不断整合,依靠工程师将产品不断简化。他坚定的让整个公司都以「数位行动」作为重心,作为 CEO 的三年时间里,Google 比以往更加强大。它的核心产品不断扩大市场,搜寻、广告、地图、Gmail、app 应用、Chrome、Youtube、Android、各条阵线又相互联系,共生共长,将数位科技的每一个领域都完全覆盖。

宇宙大爆炸以来最酷炫霸气的CEO:LarryPage

Larry Page 于 2011 年当上 CEO,到去年为止 Google 在《Forbes》企业 500 强中位列 46 位,销售额达到了 600 亿美金。虽然股市表现还不如 Apple,但是其发展速度远超过纳斯达克指数的平均增长水平!现如今,Google 已经成为 Apple 眼中排名第一的竞争者。《The Search》这本书的作者,同时也是一名企业家的 John Battelle 这样评价 Google:「我认为在科技史上还没出现过像 Google 这样的公司,无论是从公司的体量上,财务指标,又或者是所涉及领域的广泛程度,以及其背后的雄心壮志,都让它足以在历史中拥有一席之地了。」

Google 在商业上的成功无可辩驳。过去的三年时间,它年均增长率超过 20%,在最近的一个季度它的收入达到了 160 亿美元!Larry Page 上位时,当时的现金储备大概为 370 亿美金,现在公司坐拥现金及等价物高达 620 亿美金!这一切也让 Page 更加激进地选择投资于 Google 的核心业务以及那些处于科学创新边缘地带的专案。 Page 这麽说道:「我对 Google 的期许也许和别人不太一样。我们总想着能做更多一点事,使得我们在改变这个世界上拥有更加强大的能力。」
不到四年的时间里, Page 为了践行这句话,已经交出了自己的成绩单。如今 Page 连同 Sergey Brin,共同监督 Google X 的开发,将有可能在各个领域带来突破性技术创新的专案不断推进向前。过去的一年中,Google 大笔投资于人工智慧、机器人、无人飞机快递。不仅如此,Google 还在大手笔的投资于数百家初创公司,通过资本的力量不断在社会上伸展自己的触角,使得那些科学研究机构、初创公司、学院,都能够成为它科技创新的后备力量。它花了 32 亿美金购买 Nest,就是想实现一个彻底的智慧型家居;它还花了数千万美金投资于 Calico,这家独立的生物科技公司的领导人是美国基因工程技术公司前任 CEO Art Levinson,其产品的唯一目的就是抗衰老;Google 还投资于能够监测血糖浓度的隐形眼镜专案上,同时还在不断推进虚拟现实佩戴设备,例如 Google Glass 。

想质疑或者批评 Google?省省吧!

Google 曾经的使命「重组世界的讯息,让它们变得更加有用,并让遍布全球各个角落的人们都能自由获取。」曾经这个使命听起来是那麽的狂妄可笑,而如今再看这样的使命,似乎却又觉得格局不够宏大了。在 Page 的眼中,他希望这家他联合创办的公司能够继续以超乎寻常的方式改变世界。正是因为他将理想的专注与现实商业上的成功有机的结合在了一起,使他成为 Fortune 杂誌 2014 年年度商业人物。

对于 Google 所描绘的看似遥不可及的远景,很多人听到后也许会耸耸肩笑笑而已。不过看看这个例子吧:在 2010 年 Google 公司率先公布它正在研发自动驾驶汽车时,几乎没人认真对待这个新闻。四年后,无人驾驶汽车简直就要呼之欲出,而与此同时整个汽车产业正在猛砸几十亿美金研发技术想要追赶上这一潮流。这个强有力的证据,揭示了 Page 是如何改造世界,让它进一步向他的「理想国」转变的。

Page 的这种宏大愿景并不是人人都买帐。Google 的信条「永不作恶」在很多人眼中只不过是树立良好公众形象的手段而已。批评来自于 Google 的竞争对手、政府监管部门、以及消费者。他们声讨 Google,认为它在不断的侵占各种新领域的同时,肆无忌惮地利用它强大的市场影响力来左右控制一些事。在欧洲这样的声音尤其尖锐,Google 公司面临着反垄断案的调查,并会因此损失几十亿的美元。

除了以上的指控之外,还有一种批评认为 Google 只不过是「一招吃遍天下鲜」,凭借着线上搜寻带来的广告业务而赚得盆满钵满,然后大手大脚的花钱,投资各种稀奇古怪的专案。但是他们也许忽视掉了这样的事实:儘管公司绝大部分的收入都来自于广告业务,但是 Page 在 CEO 任期内已经将业务开始多元化了。很明显的例子就是 Youtube。根据 Jefferies 投资银行的估算,Youtube 在本年大概带来了将近 60 亿美金的收入。不仅如此,Google Play Store 还有其他公司级别业务整合起来也会带来几十亿美金的收入。Android,这个世界上最为成功的,并且是免费的行动平台,正在让 Google 的盈利重心逐渐向行动端倾斜。 Page 目前所做的各种投资,都认为是谋划未来的重要行动,更是抵御现在广告业务减缓的非常手段。RBC Capital Markets 的分析师 Mark Mahaney 就曾这麽说过:「Google 如果没有投资在智慧家居、汽车、以及可穿戴设备上,整个公司的估值将会下降太多。」

无论是指责「Google 一家独大搞垄断」,又或者是讥讽 Google「搜寻领域发家后胡花钱」, Page 从来不理会这些指责。他表示这些举动只是源自人们内心更加深切的渴望,也相信这些渴望终将会让他赢在未来。他决意不重新再走早期商业巨头的那些老路:持续不断的做公司最擅长的事,这些老牌公司最终都因为技术浪潮的沖击逐渐的失去了自己的地位。世界上最顶尖的工程师和科学家们也不愿意待在一个只愿意玩儿一种花招的地方。 Page 希望 Google 成为那种能够吸引他们的地方,确保公司不仅仅是在十年或者二十年内高居榜首,而是整整一个时代。

面对产品,永不妥协!
宇宙大爆炸以来最酷炫霸气的CEO:LarryPage

如今 Google 高级副总裁 Amit Singhal 于 14 年前加入 Google,他还记得在 2000 年的时候 Google 第一次发布广告的情景。发布广告前夜, Page 一个人待在办公室直到很晚,不停的在 Google 搜寻列里打各种关键词。第二天 Amit Singhal 走进公司,走廊墙上贴满了几十张列印出来的搜寻结果,每一张纸上都有 Page 圈起来的地方,并且做上疑问句的注释:「这个广告真的对我们的用户有用吗?」又或者「为什麽这支广告会出现在这里?到底哪里出了问题?」

这种专注于细节,对高标準毫不放鬆,以及偏内向的性格就这麽贯穿了几十年。如今的 Page 已经 41 岁,因为几年前曾经得过一种「声带麻痹」的罕见癥状,虽然现在已经痊愈,但是他从来不提高音量。他满头都是黑白相间的头发,眉毛很浓。面部表情经常在严肃的专注以及随和的微笑中来回转换,尤其是他在谈及某项让他兴奋的技术时。

最近的一个午后,刚好是每周 TGIF时间,他要对 Google 的全体员工谈谈目前公司的进展、以及未来的计划。TGIF 是 Google 刚创办时的一个传统,一直沿用至今,每个星期四举办。每逢此时, Google 全世界各地的员工都可以通过远端视讯来连线,或是不同时区的员工也可以在自己办公时间重播这段会议记录。镜头前的的他穿着牛仔裤,红色的跑鞋,在一件普通的红色 T 恤外面套着黑色的拉链款开襟羊毛衫。当 Page 在会议室里坐下,他随手拿出来了全新的 Nexus 6,由 Motorola 制造的 Google 最新的旗舰手机,然后开始侃侃而谈。

每逢这个时候, Page 在面向外界介绍 Google 最新进展的时候,他往往是保持对产品最强烈的批评意见。由于他不断的强调「数位行动」对公司的重要性,以至于强迫自己在一天的大部分时间里都不能携带电脑,只能靠利用手机来办各种事项。他开会的的时候也就带着手机上阵,并且鼓励所有的产品经理以及工程师至少在一个星期里保证一天的时间只使用手机来办公。如果有什麽是他不喜欢的,他会直言不讳的让所有人都知道。在他的眼里,CEO 的工作就是做所有人背后的中流砥柱,把每个人都往前再推一把。

Alex Gawley 就曾领教过 Page 的各种指责和批评。他作为 Gmail 的产品管理总监,经常能在 Gmail 里收到 Page 给他发来的充满针对性的各种问题。有些时候电子邮件会一下子来好几封。有些时候 Page 会在信中要求作出更加极端的改变。两年前, Page 召集 Alex Gawley 以及其他高层开会,表示 Gmail 是很棒,但是它已经 10 岁了,已经非常老了,在没有智慧型手机和社交网路的时候它就已经存在了。于是 Page 就给研发小组人员一个新的挑战:在接下来的十年里重新构建一种通讯服务。 Page 警告他们可千万别想着给我搞一个 Gmail 2.0 版本出来。

最终,为了应对 Page 所提出的挑战, Alex Gawley 的团队在今年 10 月份交出了自己的答卷:Google 推出了 Inbox。这是重新设计,只为智慧型手机而生的电子邮件 app。它能够以「广告」,「社交」,「财务」等类别来将来信分门别类的整理,还可以让用户通过在重要的邮件上进行标记,来做备忘提醒使用,你只要简单的轻轻手指一刷就可完成。目前 Inbox 服务仍然处在发放邀请码的内测阶段,从迄今为止所收获的反响来看,大家都非常满意。在科技圈里享有盛誉的部落格 The Verge 将 Inbox 称作「未来的电子邮件」。

那是不是说 Page 在电子邮件的各种细节上的关注就意味着他是一个事必躬亲的微型管理者呢?这可不尽然。 Page 管理着的是一家拥有 55,000 人的庞大企业,拥有几十个产品和分支机构,之所以 Page 能对 Gmail 如此的关注,是因为它在 Google 一系列应用中处于最为核心的地位,它本身就是一个几十亿美元的业务。不仅如此,目前能给用户提醒各种行程,飞机航班延误,回家途中交通堵塞情况的 Google Now 能够继续发展下去,也端赖于此。Gmail 现在的用户已经超过 4 亿,从这一点上来看,它目前的江山稳固。但是它并不能掉以轻心。在它的身后,是 WhatsApp 奋起直追的身影,它已经拥有了上亿的用户,并且被 Google 的老牌对手 Facebook 以 210 亿美元收购。毫无疑问,这是一个竞争极为激烈的领域,CEO 必须让每个人都能拿出最为彻底的创新精神来才可以。

在过去三年的时间里, Page 将在 Gmail 革新上各种苛刻的要求,对细节上各种反複琢磨,同样加以贯彻到了 Google 绝大多数的战略性产品上。例如,他领导的搜寻团队来提升 Google Now 的性能,并且让「对话式搜寻」在使用过程中更加的流畅自然。这也势必要求增加语音辨识研发团队的规模。当 Google Map 的团队针对小型企业推出在 PC 端的新产品时, Page 坚持要求他们必须先将其发布在手机上。另一边, Page 还和 Nest CEO Tony Fadell 进行脑力激荡,话题天上地下无所不包,从空气水源质量到人身安全,再到智慧型家居。

持续不断的改革公司结构!让它一直年轻!

Page 不仅仅在产品上进行各种精益求精的革新,他在公司组织结构上也做提出了同样的要求。他将作为一个工程师的智慧带到了管理範畴中,也许这正好弥补了他在公共演讲能力以及个人魅力上面小小的不足所留下的遗憾。他从备受信赖的某些专业机构和人士那里谨慎的听取意见,然后小心翼翼的将某些想法点子实践在革新整个公司的治理结构上。在他当上 CEO 不久,他围绕着产品开始进行公司部门的重组改革,以方便后续产品研发的速度加快。后来证明确实有效。现如今 Page 愿意从 Alan Mulally 那里取经。 Page 说:「我很高兴能够与他共处,在他那里我真的能在如何有效的运营组织上学到很多。」

在十月份, Page 宣布再次重组管理层,这一次他要下放权力。对绝大多数 Google 产品的开发跟蹤都放在了 42 岁的 Sundar Pichai 手中,由他来进行直接管理。这位曾经在重要领域工作的经理人,最近被提拔的速度真可谓如火箭一般。那些 Page 身边走的很近的人都表示, Page 希望能够将自己从管理中的官僚结构中释放出来,他计划还给自己保留一个非官方的头衔「首席产品营运长」。在向所有 Google 职员发出的公开信中, Page 表示新形成的管理结构将能让在继续推进 Google 核心业务的同时,还能将接下来十年有可能产生重大革新的专案真正落地实施。

穿起白袍的 Google
宇宙大爆炸以来最酷炫霸气的CEO:LarryPage

Google 园区中的一个神秘的大楼中,有一群顶尖的科学家正在将 Page 最具野心的专案付诸实践。他打算让公司将现代医药的格局重新改写。从外面来看,这个研究机构跟 Google 其他的地方别无二致。但是任何一个想要进去参观的人,都会被要求发誓不向旁人透露这个机构的具体地理位置。走进去一看,这是完全不同的一个世界。人们必须穿上白色的实验衣,戴上了专业的护目镜。一排排的实验室分布在楼上楼下两层。房间里全都是各种各样的设备仪器,有烧杯、球管、巨大的光谱仪、离心机、3D 打印机。100 多名科学家并肩站立,紧张工作,其中有肿瘤学家、心血管专家、生化专家、细胞生物学家、免疫学家、光物理学家、以及核磁共振专家,当然还包括了软体工程师。在过去的一年时间里,斯坦福、麻省理工、加利福尼亚理工学院、基因泰克公司的这些专家学者纷至沓来,平均每个星期都能到岗 2 人到 4 人。

这些精英所围攻的研究重点可是肉眼看不到的。它是奈米颗粒,大小大概为人体红细胞的二千分之一. Google 的想法大概是这样子的:用化学的方式,通过蛋白质、氨基酸、或者其他基因材料「染色」到奈米颗粒上,然后这些奈米颗粒可以吸附到诸如癌细胞这样的人体组织上,将纳米颗粒放入药丸中,人吞服之后,它们就可以流经人体内部。利用磁化的可穿戴设备追蹤它们的去向,从理论上来说,整个系统就可以通过持续不断的监测人体内部环境,达到病变几乎从萌芽处就能即使被探测出来并且加以治疗,这个探测的时间会非常早,几乎可以做到第一时间。现有的医疗诊断工具探测等发现病癥的时候往往为时晚矣。 Google X 的生命科学专案的总监康纳德认为:「这个技术创新将使得药物第一次从被动型的防守治疗,转而变成主动性的进攻治愈。我们现在去看病,好像是汽车只有坏了才送到修理厂更换下机油一样。人们在对待自己身体时,理应找到更好的办法。」

当你听了上面的设想之后,会不会觉得自己在读科幻小说呢?但是 Google 却真的聚拢了生化专家,以及纳米科技的初创公司,启动了这个专案。儘管大量的障碍困难仍然存在,有科学实践上的,有法规监管上的,更有社会上的。麻省理工大学的世界顶尖生化专家 Robert Langer 对此评论道:「其他公司不愿意做的事,Google 愿意做,并努力将理论转化为现实。说白了,很多医药领域的公司都不愿意去承担这个风险。

不过,现在似乎应该没哪个人愿意吞服下打有「Google」字样的药丸吧?康纳德表示如果 Google 真的在医药领域获得技术型突破,很快公司就会连同其他几个合作伙伴来将这项科技商业化。其实在 Page 的通盘考虑中,事先已经埋好了伏笔。本文前面提到过 Google 花了数千万美元投资于 Calico 公司。这个公司的主要科研方向就是防止衰老,提高人类寿命的。如果药用的纳米颗粒获得技术性突破,那麽再辅以 Calico 的抗衰老医疗方案,你可以尽情放飞想象力去估算一下两者结合起来的市值会有多少美金?

让气球放飞网路的梦想!
宇宙大爆炸以来最酷炫霸气的CEO:LarryPage

对于那些无人愿意尝试的创新,Google 以最严肃的态度和最饱满的热情投身于此。证明这一切属实还有另外一个例子莫过于「Google 气球」了。 Page 说他自毕业的时候就对这个领域持有非常大的兴趣。他说现在我们大部分的通信都是依靠天上的卫星才能够实现,这些卫星需要好多年的制造,并且还要花费几百万美金,时间和经济成本巨大,毫无疑问它们是科技创新的绊脚石。所以在几年前 Page 开始了自己的研究,主要是通过在自家的搜寻平台 Google 上查找资料,终于发现了卫星的可替代品:Google 气球。他得出结论:Google 可以通过特殊材料打造一种气球,让它取代卫星来给我们提供现在必不可少的网路服务!

Page 既有能力,也有热情来去钻研任何新兴领域的知识。如今他可以与 Google 气球专案的任何一个工程师坐下来都能侃侃而谈。在去年,他与 Google X 专案的领导人泰勒针对 Google 气球专案进行探讨,指导泰勒 Google 应该通过怎样的方式,让气球在不同的海拔高度,利用不同的风速来加强网路频宽,最终将网路覆盖到人口密集地区以及大面积的农村地区。泰勒对此评论道:「我和他之间的对话,永远是他带着我往前跑,事实上我有可能在某个领域花下去的时间还是他的好几倍!」Page 也对此有自己的看法:「你作为管理层不能仅仅停留在管理的层面,你需要比专业人士懂的更多,这样才能激发起你的员工的斗志以及雄心。正巧我在这方面做的不错。」

拥抱未来!

这也许是刻意为之的管理技巧,也许不是。总而言之, Page 这种扎根于研究的管理理念能够解释 Google 公司为何会如此与众不同。

当然,再怎麽富有远见卓识的人都会有犯错的时候。Google 曾经就在能源、慈善等领域有过尝试,但都不了了之,除了那些无疾而终的产品之外,已经推出的产品也有不少让人失望,比如 Google + 就是一个例子。当然,足够的成功案例已经让投资人愿意追随 Google 一生了。如果 Google 的医疗专案再次取得成功了,彻底改写了癌症治疗的格局呢? Page 将这一系列的投资看作是「一篮子投资组合策略」,其中有短期的,又有长期的。 Page 曾经这麽说道:「只要你真正把钱投了进去,你就要确信绝对会在其中赚得真金白银。当然这其中有风险,但是我愿意承担下来。」确实,如 Page 这麽充满野心的 CEO,也许最大的风险就是不去拥抱未来。

来源:Fortune